欢迎您光临本站,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
水滴公司参投东南亚SpherePay 疑似商业欺诈 控制人卷钱跑路

自称"东南亚支付宝SpherePay"发行的代币SAY黄了,投资人手里的SAY又被换成了新的代币SPH,但SPH上线交易后价值归零。此事件拉开了投资者向SAY项目方维权的"大幕"。

维权人群中,包括曾经的90后创业明星王凯歆。她曾因神奇百货项目为大众熟知,在SpherePay的SAY发行项目中是一名"代投",不少投资者正是通过王凯歆,投资了SAY的项目。

今年1月份,有报道称,东南亚移动支付应用SpherePay获1000万美元融资。

这个看起来光鲜亮丽的项目,很快发行了自己的数字代币。基于以太坊发行的代币SAY共有100亿枚,ICO额度占据40%,支持ETH兑换。因ICO私募的门槛较高,因此催生了代投的玩法。

维权人群中一名叫吴桐的投资者告诉笔者,自己通过代投和交易所两种渠道购买了代币SAY,"私募时的价格是七分,后来开盘价格直接是一分,将近200个ETH现在都亏完了",亏损额将近160万元。

在数字货币的"熊市"中,不少代币上线即破发,甚至快速价格归零,这些在币圈早已屡见不鲜。

但在SAY的"维权事件"中,情况还要复杂得多。

一方面,项目方内部发生了分裂:SpherePay公开声称“钱都被幕后操纵发币的人——石一拿走了”,随后又发行了新币SPH;

另一方面,SAY的基金会与维权的"代投"之间又爆发了冲突,王凯歆本想为她背后的投资者"讨回公道",却被项目方指责是"诋毁项目",要求删除朋友圈。

在维权群里,不少投资者情绪非常激动。一方面大家自暴自弃,认为ICO本就是非法集资,监管不会出手;另一方面又觉得,如果是投资判断失误造成的损失,可以自己承担,但是项目方跑路,就是一场赤裸裸的诈骗!

投资人血本无回

这可以说是ICO被监管禁止后,出海转内销的"范本"。

SpherePay项目注册在新加波,打着东南亚支付宝的名号,网站公然发售代币,团队成员隐于白皮书背后。最终,项目操控者最后被扒出是一位中国人——石一。众多投资人认为幕后操控者石一割韭菜,让代币SAY或者说SPH毫无价值,亏损严重,希望石一能尽快退币。

新的SpherePay团队公告称,项目将正常运营,并发行新代币SPH。而石一侵占了原SAY基金会投资人所有资金,如有需要退币,还得找石一本人。

但石一却表示,SAY是SpherePay发起的区块链项目,今年1月发起3月终止,大部分投资人从基金会购买的SAY已成功清退;而新的分叉币SPH,与SAY、SpherePay项目、石一无任何关系,是由SpherePay部分早期团队出去做的项目。

由此,东南亚支付宝SpherePay的ICO事件变罗生门。

90后王凯歆正是SAY项目中的一位代投人,当前,她和背后的投资者们踏上了维权之路。

根据王凯歆提供的截图,石一曾询问她募资情况;另外流出的截图显示,石一曾多次要求下属尽快募集更多的ETH。按照白皮书所说,ICO额度为40%也就是40亿SAY,按照1:80000的比例,差不多可折合为5万个ETH。不过按照截图的现实情况,这个项目显然未达成40%的额度募集。

按理说私募、代投都是ICO的常规阶段,不过代币SAY不一样,他们还直接在官网众筹售币了。3月8日,3月9日,SAY相继上线了CoinTiger、KuCoin两个交易所,但没过几天,便暂停充提币、交易。

项目方的撕逼

要注意,以下所说的项目团队成员在白皮书中并未出现过。

按照投资者所称,石一是项目背后的操控者,陈恩勇是CEO,孙高峰是合伙人,三人一开始共同为项目ICO奔走。有投资者称,是通过陈恩勇本人购买的SAY。目前,陈恩勇方面表示,已经把币和项目都交给了石一。

新的团队接手SpherePay (SAY) 项目,并发行新的代币SPH。SPH负责人称,石一拿走了基金会所有的钱,如果SPH不上线交易,散户怎么办?

从网上流传的截图来看,石一不承认SPH和SpherePay (SAY) 有关;但新项目方的人称,接手SAY的时候和CEO谈好了,基金会基于SpherePay 做运营。

石一发朋友圈详细澄清,SAY是SpherePay发起的区块链项目,今年1月发起3月终止,大部分投资人从基金会购买的SAY已成功清退;而新的分叉币SPH,与SAY、SpherePay项目、石一无任何关系,是由SpherePay部分早期团队出去做的项目。

不过,3月22日,官网发布声明,SpherePay发言人澄清,在原始代币SAY上市过程中,SpherePay核心团队与石一存在重大分歧,由于石一侵占原SAY基金会投资者的所有资金,导致SpherePay项目无法得到正确推广。SAY投资人如需退币,请直接联系石一。

此外,SpherePay团队决定发行SPH代币,SPH代币的发行是在石一知情和许可的情况下进行的,但石一要求SPH必须由其本人一人控制。双方协商未果,石一自行发表失实言论。关于近期流传的SPH为仿冒商品或早期团队出去独立开发新项目言论失实。

很可惜的是,SPH上线交易后,价值归零,对于投资者来说毫无意义。官方声明称石一侵占了所有资金,CEO孙恩勇称把项目和币都给了石一,已经退出,于是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石一。

石一成为众矢之的

焦点在于,石一是否真的卷走了项目所募集的代币。他在朋友圈的澄清显示,大部分投资人从基金会购买的SAY已成功清退,如果有未清退的投资人请提供智能合约转账记录,我们均会清退。

这也是让王凯歆很不满的一点。她通过微信把打款截图、打币地址都发给了石一,却没有得到相应回复,微信也被拉黑。目前,王凯歆还在联系客服人员,尚未退币。不过,维权群中有人表示,通过官网购买的SAY,可以在官网申请退币,他已经收到了退还的ETH。

更多的投资者仍在"讨伐"石一,讨论激烈的时候,还称要去上海拉横幅、众筹打人等等。

公开信息显示,1990年出生的石一,是Avazu艾维邑动创始人、CEO。天眼查的最新信息显示,除却Avazu艾维邑动外,他在国内直接控股的公司还有6家,而通过这7家公司与石一有关的企业一共超过18家,堪比一个小集团。

但在投资者中流传更广的消息是,除了SAY,CNN、DATx、OCN这三种代币的幕后操控者也是石一。据介绍,DATx是由新加坡Cosima Foundation发起,是针对当前数字广告行业的首个区块链,媒体报道称,DATx发行总量100亿, 首次发售以1068倍超额认购超预期完成,累计共筹集了50000ETH。

比较巧合的是,DATx项目和石一的公司艾维邑动在业务上有一些类似,都瞄准了广告业务。通过查询,可以发现Avazu艾维邑动微信公号里,有多篇关于DATx的推送文章。DATx白皮书中,则明确写着项目团队由艾维邑动和QTUM Foundation组成。

而OCN是ODYSSEY项目的代币,新闻稿中显示,ODYSSEY是东南亚和欧洲最大的共享单车公司OBIKE创始团队发起的基于共享经济的区块链项目。前宅米CEO孙高峰向区块链浑水表示,"OCN项目百万之一千万是他的项目,我自己在交易高位买的OCN,亏的底裤都没了,不知道他连自己人都割。"

巧合的是,在SpherePay(SAY)的通稿中写着,"这家金融科技公司和oBike达成了战略合作,后者是东南亚最大的自行车共享运营商。SpherePay会把oBike的运营系统整合到应用里。也就是说SpherePay将会支持自己应用上所有的服务,包括地理围栏功能、外包配送服务以及oBike Flash等。"

千丝万缕连成线,这几个项目之间看来是有着一定的联系。但幕后操控者是不是石一,我们暂时还无法定论。

项目就是个渣渣?

团队内部人员公开撕逼,不得不让众人开始怀疑SpherePay项目本身。这究竟是一个有前景的落地应用,还是打着区块链幌子实则ICO圈钱的项目?

按照白皮书所显示,基金会负责项目的运营,那么基金会所ICO到的ETH,为何能轻易被一个自然人侵占?一家正常的企业,应该有着正常的风控体系,基金会或者说项目所募集到的资金,应该严格控制资金使用,并在财务上体现出现。SpherePay项目为何没有任何保障?

这也正提示了所有意图通过ICO赚钱的普通人,一个只有白皮书的项目,一个团队不透明、财务不透明的基金会,一个没有风险控制体系的企业,是否值得投资?

多方博弈之下,SpherePay项目仍然坚持要运营下去。新的项目团队发行了新的代币SPH,代替原有的SAY,并对通过ICO和交易所途径购买的用户进行1SAY=1SPH的赔付。但要注意的是,既然官方说之前募集的ETH已经被侵占,那么目前是否还有资金继续运营呢?媒体报道;SpherePay项目最新的融资消息是公司获得500万美元融资,本轮融资由非同凡想二期基金领投、水滴公司(旗下业务:水滴筹、水滴互助、水滴保)、哈鲁资本等跟投。

ICO出海转内销,乱象丛生

在去年的监管禁令出台之后,ICO在国内遇冷。但随后不久,就有人选择ICO出海转内销,尽管几乎所有的项目都写着不针对中国公民,却无法阻止中国投资者大量入局,或者说很多项目就是冲着中国的"韭菜"来的。

多位投资者们表示,他们一般看投资项目时,主要看站台者、投资机构是否知名,代投者是否在圈内有强大的背景和资源。先不提许多知名投资人、投资机构毫不知情"被站台",就算是币圈大佬站台,项目就一定可成吗?

宝二爷(郭宏才)曾直接点破了这一点。不想投资的他,本想以只站台不投资收1%顾问费的说法吓退别人,却不曾想更多的人找过来,要给他打币1%,于是他最近又收了40多个项目,加在一起乱七八糟的约有100个项目了。

代投者也并非站在更有利的层级上,代投局中局也在不断上演。据王凯歆所说,这个项目出问题是意料之外,起初因为有艾维邑动创始人石一、前宅米CEO孙高峰的背书,才敢宣传这个项目。

正如上述所说,ICO已经被定性为涉嫌非法集资,而参与ICO遭受巨大损失的投资者的维权活动,是否会得到监管支持呢?

近日,周小川在记者发布会上表示,数字货币发展有技术上的必然性。未来可能纸币、硬币这些会越来越少,甚至不存在。考虑新技术的同时,在服务的方向上也要清楚。"我们不太喜欢创造一个可投机的产品,让人都有一夜暴富的幻想,要想怎么更好的去服务实体经济。"

来源:本文由互金动态原创撰写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友情链接:羽绒服| 时尚羽绒服| 艾莱依羽绒服| 危机公关| 珍选捞汁| 北京危机公关| 二手家具| 第一中心| 天天热点| 互联网整合营销| 互联网金融|